没名字的路人君

Arsenal Till I Die
只恨没能在你最好的年华遇见你
所幸能陪你在坎坷的时代走下去

Merci Arsène



很久没有发过东西了,然而有些话憋在心里堵得慌。于是开一瓶酒,晕晕乎乎地哭一场。

早知道这一天会来的,每每想起此事,总愿着能光鲜体面,好不负那些艰苦和那些辉煌。而如今它真的来了,感觉像是闷在一个塑料袋里,喘不过气来,感官都麻木了,想回伊斯灵顿,想再唱一次There is only one Arsène Wenger。

还在伦敦的时候,收了那套限量版的二十周年徽章,还有那本Wenger Revolution,想着回国了至少留个想念。而这两样东西在书架上供着,却再也无缘得见他的厂,厂的他。

其实我们这一代枪迷,哪里分得清Arsène和Arsenal呢。赢是他,输是他,笑是他,泪也是他。找不着的口袋,拉不上的拉链,固执的换人,抠门的买卖,不败也好,难胜也罢,十六郎,阿四那,从此也只在记忆中了。明天会是怎样,它会好吗,还是更烂?无法想象,也可能是不敢想象。

也不是没有经历过离别啊,有时恨着烧掉球衣,有时宠着送上掌声。可唯独这一次,生生扯下身体的一部分,黑说割掉了肿瘤,蜜说剐去了心肝,早该预料的,但伤口都在痛。这么多年早已习惯了,好像教授早已长成了厂的一部分,同甘苦,共患难。没想过离别竟是这样,恍然间如同抽去了脊梁。

可惜英雄迟暮,辉煌不再,这几年也确没有什么实绩来一雪前耻,满腔的热血与爱意只被人嘲得厉害,二十二年的史诗终究荒唐收场。然而这并不是教授的终点,也不是你厂的终点。未来还有新的征程,还有新的挑战。他会有新的生活,也许新的球队新的爱徒,厂也会有新的教练球员去去来来。但枪手还是要守着枪厂。

只愿前路安好,各自珍重。

讲不出再见,那就擦干泪吧,路还是要走,厂还是要爱。

Here's to Arsène, to Arsenal, to gunners, to gooners.

Cheers.

评论(1)
热度(30)

© 没名字的路人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