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名字的路人君

Arsenal Till I Die
只恨没能在你最好的年华遇见你
所幸能陪你在坎坷的时代走下去

【无授权翻译】两人间的最短距离(一发完)

配对:Alex Oxlade-Chamberlain/Carl Jenkinson (清水无差)

原文:The Shortest Distance Between Two People

作者:hartshere

译者:没名字



对于这次晚餐Carl心里有点紧张。他不该紧张的,因为那儿只有一两个他不太了解,算不上是好朋友的人。另一个原因在于,Alex已经无数次向他保证,他依然是被需要的一个,当有人提起要请他加入季末聚餐的时候,所有人都热心地表示附和。但除此之外,他依然觉得自己不配在这样的场合拥有一席之地了。

看到Alex的车灯照亮了家门口的道路的时候,他的呼吸就变轻松了,他想起了自己的男朋友,自己最好的朋友会一直伴在他身边。Alex会做各种奇怪的事,但他绝不是那种在你最需要的时刻会丢下你的人。

Carl招招手走出了家门,然后爬进了后座,因为Jack已经把副驾驶占了。Kieran和Wojciech也在车里,所以有点挤,他们花了一点时间等着Carl笨手笨脚地系上安全带,不过最终大家都安顿好了,Alex把车开了出去。

“不亲一下你的一生所爱么,Jenko?”Jack开口,然后卡尔紧张的胃部立刻就放松了下来。他宁愿被当做调戏的对象也不愿永远错过这样的调笑。

“我不知道你注意到了没有,Jack,但我正开着一辆一吨半重的铁盒子穿过伦敦的繁忙交通。尽管我很爱Jenko,但跟为了一个吻送掉性命比起来,我还是宁愿先等等。”

“我说的是我自己,但我还是很感激你对我们人身安全的关心,Ox。”Jack挖苦地回嘴。

Carl笑了。“那么想要我的吻啊,那就过来要一个吧,Wilsh,我知道你很想我。”

“那我呢?”还有Wojciech,永远都那么爱肢体接触,从Kieran身上压过来,捧住Carl的脸,把自己的双唇印在了他的脖子上。Carl觉得Wojciech可能还想再来一个,但是Alex猛踩了刹车,导致Kieran尖叫着朝前冲去,撞开了他们俩。

“谢啦老兄,我也想你。”Carl大笑。

“嘿,Szczesny,不许在我的车里亲我的男朋友。”Alex说起“我的男朋友”的语气让Carl的心乱跳起来。有挺长一段时间他曾怀疑自己的感情并没有回报,而就算这种感情得到了回应,也会毁了他们已经拥有的一切。他们终于吻上的那一天里充满了忧虑与忏悔,但最终他们安定下来,一切又恢复原样,只不过多了些床上活动和爱慕之情。这样的热恋可是毁不掉两位最高级别的段子手。

所幸的是,余下的路程并没有什么唇部活动了,Alex的咒骂也并不太多,都是朝着别的司机,他的车或是他的乘客们。Carl很开心地意识到和他们聊天依旧和一年以前一样容易,因为他们并非整整一年没有见面,而且他能称他们为朋友是有原因的。

他们最终到达的那家餐馆背景音乐似乎在放美国摇滚,这样一来Carl就确定Olivier不再担当选择餐馆的重任了。去年他选的特色餐厅是个彻底的失败,大家出门的时候几乎还和进门时一样饥肠辘辘。他从一个跑车形状的指示牌下走过去,那上头用绿色的霓虹灯写着“享受摇滚大餐吧!”,同时很庆幸自己选了一套挺日常的装扮——纽扣衬衫,休闲外套配牛仔裤。而Wojciech则相反,穿着他的燕尾服和领结等等,打扮得相当华丽,却不幸地与这家餐馆格格不入。

他们被带到了后头的一间房间,差不多所有人都在等着了。大家纷纷握手,拍拍后背,来个拥抱,每个人的笑容都让Carl更进一步地确认自己是属于这里的,这依旧是他的队伍。最后他们终于落了座,Carl朝Alex咧嘴笑着,而Alex迅速地捏了一下他的手,很乐于看到他开心地回归了,哪怕这仅仅是一顿晚饭而已。

他们点过餐之后,Per发表了一番激动人心的演讲,表示能成为英格兰最棒球队的队长是件多么荣幸的事,还有一些之类的事情。他是如此的投入,以至于到了半途他开始转用德语,也没人想要提醒他,因为他看上去那样快乐,而反正大家也多少知道了这番话的主旨。Mikel因为“队长”这词似乎有点受了冒犯,但是Per最后转向他,充满激情地拍了拍他的背,他也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。

Alexis,David和Mathieu都为这友好的第一年感谢了大家。Wojciech也感谢了所有人,仅仅因为他想这么做。而Theo感谢了Carl的加入,因为“我们都知道哪儿才是你的心之所在,绝对不是积分榜第十一*。”

Carl脸上红晕刚消,Alex就站起来了,用勺子敲着他的玻璃杯。

“哦好吧,”Carl想要一同起哄,但随后Alex让他也站起来。他迷惑不解地照做了,但他又开始紧张起来,因为Alex正把他从椅子后面拉出来,带到了桌子旁的空地上。

“哦老天我知道要发生啥了!”Jack兴奋地大叫,但Kieran拿胳膊肘捅了他,尖锐的一瞥让他住了嘴。Carl很困惑,然后美妙的事情发生了。

就在此地,就在此刻,在所有朋友面前,Alex单膝跪下。

Carl突然无法呼吸了。他双眼大睁,嘴也合不上了,但他安静地等着,因为他知道要发生什么了。但他不敢相信,而这种怀疑简直要杀了他,他想要Alex快点说出来。

“Carl Daniel Jenkinson,”Alex开口,然后停住。这儿有点小小的犹豫,几乎看不出来,但随后Carl意识到这并不是紧张,或是不确定,而是对他男朋友(这是不是最后一次他可以这么称呼他了?)将要说的话的现实感。

操Alex我爱你求你别让我搞砸这-

“你愿意当我家沙县小吃的大老板**吗?”

就是这样,Carl知道自己爱任何人都永远不会比爱眼前这个人更多了。

背景中他听到某人在问Alex是不是“真的那么大声说出来了”,听起来像是Theo。Alex咧嘴笑着,因为他真的说出来了,而Carl心潮澎湃,因为他做得太对了。

很久之前他们两人就决定,形式和传统并不太适合他们,因为其中一人可能会说错什么话,或者说如果他们竭尽所能想着不要去搞乱子,那一刻反而很可能被毁掉。于是他们就讲笑话,常常大笑,保证事无例外,以他们自己蠢蠢的方式胡乱应付着这个世界。而不知怎的,这起作用了。就算全世界把他们所拥有的当做是个笑话,也没有关系了,因为最终看来,这也不能说是全错。但除了人们脸上的微笑,一个优秀的笑话还能带来什么别的么?

“Jenko?”

Carl笑出了泪水,几乎忘了要回应,当他看见Alex脸上突然出现的担忧表情时,他才想起来自己刚刚被问了一个通常很重要,关乎人生大事的问题。

“哦天哪,我愿意,”而Alex的面庞瞬间亮了起来,他这么开心的样子Carl之前只见过两次(Carl第一次告诉他我也喜欢男孩子,Carl第一次对他说我爱你)。

“我还没准备戒指,抱歉了。”

Carl只是笑着摇头,无声地说着“没事儿的,这已经很完美了。”他伸出一只手帮Alex站起来,在把他拉过来接吻之前,他们转向起哄鼓掌的人群,深深地充满戏剧性地鞠了一躬,手牵着手。等他们最终落座的时候,满堂大笑与欢呼都渐归平静。而Aaron的一句话又让大伙哄笑起来,“我以为他们已经结婚二十年了呢。”

“灵魂伴侣啊,显而易见的,”Calum若有所思地说道,让大家一致哼哼。而Alex和Carl在桌子下牵着手,所有人都假装没有注意到Alex不得不用左手来吃饭,把盘子里的点心弄得一团糟。所以也许,年轻人的浪漫主义在哪怕最不守旧节的爱情中都能占有一席之地。


译注:

*:其实西汉姆联最后是排在积分榜第十二,这篇文写出来的时候联赛还差一轮没有踢。

**:原文是Will you be the Archbishop of Banterbury to my Cheeky Nandos? Archbishop of Banterbury 是化用了Archbishop of Canterbury英国坎特伯雷大主教。Nandos是家英国著名连锁炸鸡店,Cheeky Nandos是个毫无意义的英国人用来调戏老美的梗。完全无法意译啊_(:з」∠)_


译者的话:

这一对的安利可

詹君成功续约,正好以此为贺~

大帅最近进步喜人,百万也身价大涨,现在租一年的租金都要两詹啦~

连着给西汉姆用两年其实是挺不放心的,但他是百万啊!为什么不愿离开伦敦?因为离家近,还可以回来看球啊!我们的詹君一出生,就流着红白的血呢!

詹君小时候住的房间~




哪怕只剩一线机会,我都知道他永远不会走。为什么爱他,因为他是我们中的一员,是终于实现了梦想的我们啊!

图为酋长球场门口的球迷纪念碑上,詹君献给已故爷爷的话



评论(1)
热度(14)

© 没名字的路人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